·将本站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 联系方式 | 站内搜索
河长座谈:治河妙招,说来听听
 
宁海“五水共治”网  2015-10-27 15:00:16 点击:

浙江日报10月19日讯 【编者按】9月21日起,本报与省治水办对全省11个市“河长制”工作落实情况展开全面督查,并开出“聚焦河长制”专栏,跟踪报道、专题聚焦。如今,将近一个月过去,首轮督查暗访已经结束。督查目的是查找漏洞和不足,督促整改、解决问题,最终推动工作落实。治河要长效,河长需担当。各地河长治河,都有哪些好想法、好经验、好办法?今起,本报“聚焦河长制”专栏开始第二阶段报道——河长亮剑。希望这些治河妙招,可以为其他河长提供借鉴和参考。

  10月16日,本报与省治水办一起召开河长座谈会,与来自杭州市富阳区和桐庐县的16名河长座谈,共同探讨河长履职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发现的问题,并总结相关经验。关于治河与“河长制”的落实,我们来听听河长们怎么说。

  河长谈治水,故事真不少

  座谈会上,16名河长就治理河道的心得体会,互相做了交流。河长们治水中发生了不少故事,从这些故事中可以看到河长们如何用心治水、用脑治水、用情治水。

  “掘地一米不够,就掘地两米。”富阳区春江街道湖田河的河长朱元平在座谈会上讲了一个“掘地两米”查找排污暗管的故事。他们根据春江街道工业企业居多的特点,把河道治理的责任包干到企业,并通过当地媒体监督,促使企业承担起社会责任。

  今年5月,朱元平发现春江工业园区内的杭州远大纸业有限公司存在污水泄漏的情况,就责令企业15天内完成整改。远大公司经过排查后确认问题存在于地下,怀疑是历史遗留的废弃排污暗管出了问题,但下挖至地面以下一米后并没有发现污水暗管。朱元平并没有就此打住,他再次要求企业必须找到排污暗管,否则到期限后就强制关停该企业。经过反复排查,这个埋藏在地下两米深处的排污暗管终于被找到了,他和远大公司都松了一口气。

  桐庐县分水镇竹源溪的河长姚强军在座谈会中说,依靠河长和河道保洁员很难确保河道每时每刻的清洁,在分水镇,“民间河长”发挥了很大作用。姚强军聘请了退休的老干部邵伯根担任竹源溪的“民间河长”,这位老干部自上任以来,坚持一周一例会的制度,有问题及时反映、及时处理,让竹源溪一直保持在“随时可游泳、随处可游泳”的状态。

  来自富阳区银湖街道坑西村的河长赵明灿是此次座谈会上唯一一名村级河长。他介绍说,坑西小溪上曾经有一户人家养了40多头猪,河道里猪粪堆积了七八十厘米,几十米开外就能闻到气味。多次做思想工作未果后,赵明灿跟坑西小溪流经的几个村的村干部和党员一起自掏腰包,把这40多头猪买了下来。“我花了960元,买下了一头小猪,送都送不出去。只好再付500元,托人运到了外地。”赵明灿话音刚落,引来了在场河长们一阵笑声。

  督查归来,“三问”河长

  座谈会上,省治水办工作人员还根据首轮“河长制”督查中发现的问题,向现场16名河长提问:河长公示牌问题频出,河长们怎么看?河长日志多数不达标,问题出在哪儿?部分河道为何至今仍有污染源存在?

  对省治水办提出的这三个问题,参加座谈会的河长都现身说法,用来自一线的实践经验做出解答。对于河长公示牌的问题,富阳区城区河道河长金志国早有思考:“河长公示牌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保证群众有渠道反映河道问题。”

  金志国说,作为一名河长,平时工作忙碌,漏接电话再所难免。但河长牌既然竖起来,就要让上面公示的信息有效、有用,保障群众的监督举报一定有人处理。“可以考虑在河长牌上增加河长联络单位的号码、领导秘书的号码、办公室的座机号码等等。要把常用的、有人接听的号码公开出去。”看了本报的“聚焦河长制”系列报道之后,金志国站在河长的立场上有过思考:河长找不到,问题不仅出在河长身上,也出在河长公示牌信息不完善上,毕竟让群众发现问题有渠道反映,才是最重要的。

  “河长日记为何问题多?我作为河长,带头表个态。”来自桐庐县凤川街道的河长孙叶华发言说,看了媒体关于河长日志的问题报道之后,心里真是百感交集。“虽然河长们的日志不规范,但有时候并不意味着对河道治理不用心。但之前真没想到,各地河长日记会出现那么多的问题。”孙叶华说自己是一名街道办事处的党工委书记,能够理解河长们平时工作很忙,建议各位河长跟河长联络单位加强联系,以便于及时解决河道问题。“我跟河长联络单位联系多了以后,有时候忘记该去巡河了,对方都会主动提醒。”

  “对于河道清污保洁工作,我认为分两点,第一是集中攻坚;第二是长效保洁。”来自富阳区鹿山街道的河长应逊谦以鹿山街道为例,回答了督查组提出的“第三问”。鹿山街道目前最让河长们头疼的污染源来自居民的生活污水和建筑工地的工程污水。“我们没法24小时蹲点在河边,最关键的还是要改变老百姓和企业的意识,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来自富春街道的河长汤大卫也映说。

  落实“河长制”,他们有话说

  省治水办通过和16位河长面对面的座谈,了解了这些工作在一线的河长们履职过程中的难点,共同商议探讨了“河长制”在施行过程中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对于“河长电话没人接”的问题,许多河长都表示,在平时的工作中,实在难以保证每时每刻都能够接起电话,能否有一个折中的办法?省治水办宣传组组长晋杜鹃提出了一个建议:如果接电话困难,是否能够让群众以短信形式反映问题,河长们接到举报监督短信后,再回电话给当事人。富阳区银湖街道坑西村的河长赵明灿当即赞成,“许多群众,尤其是村民,反映问题都习惯于说当地方言,河长们如果不是当地人,难免听得云里雾里。短信就不存在这一问题。”

  桐庐县凤川街道的河长孙叶华提出建议:“有困难,找警察,拨打的也不是某个警官的个人手机,而是110。河道有问题找河长,能否也有一个公用的、能够广为人知的电话号码,以便统一处理,再将这个电话转接给河长去具体解决。”这一提议,也受到了在场河长们的赞成。

  富阳鹿山街道的河长应逊谦提出,有些河道长达几十公里,仅两端竖立河长牌显然不能够满足群众的监督举报需要,而河长牌的制作又涉及费用问题,“能否在河长牌之外,竖起一些规格小、简易的温馨提示牌,提醒群众爱护河道、不乱扔垃圾,并且公开河长电话号码,方便举报监督。”

  “归根结底,河道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河道干净了,河长牌就不需要了,举报监督电话也不需要了。”座谈中,河长赵明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得到了在场河长们的一致赞同。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相关新闻

工作动态
工作动态
图片新闻
媒体关注
浙江在行动
相关视频
评论文章